住宿舍无年假‧离职须赔9千‧女子揭美容院7不人道条规

住宿舍无年假‧离职须赔9千‧女子揭美容院7不人道条规(雪兰莪‧安邦4日讯)一名之前在国际美容兼按摩院上班的华裔女子申诉,她因为无法忍受男性顾客对她“毛手毛脚”及提出性要求,而向僱主提出辞职。后因公司向她追讨9000令吉的违约赔偿金,两方协商不果,进而揭发公司以不人道的条规约束员工,包括基薪仅500令吉、住员工宿舍就没有年假、合约期间怀孕需赔偿近2万令吉等。这是投诉者黄慧秀(24岁)的第四份工作,因为想转换环境及从事美容的工作,她在去年6月1日前往吉隆坡一间国际美容兼按摩院应徵。“当时,我要求当一名美容师,但老闆声称我没有经验,需从按摩师开始接受训练。”她週一在莲花苑州议员李映霞的陪同下召开记者会指出,她只是简单看过公司合约,老闆也未给她时间考虑,即要她立刻签名及上班。“合约里说明,未满两年离职者,须赔偿公司9000令吉,作为公司培训员工的损失。”黄慧秀声称,她当时以为这会是一份不错的工作,同时又可以学习美容知识,因此才签下合约,没想到却是“恶梦”的开始。她披露,公司首先会提供一个月的培训,在这期间,员工无法享有薪金,还得以1300令吉购买洗脸机。培训在15天后结束,老闆即开始要她替顾客作按摩,白白当了半个月的免费劳工。她申诉,就职期间,除了要忍受男性顾客对她的毛手毛脚及性要求外,还是公司的免费“装修婆”,油漆、搬桌椅样样都要做。公假工作未给补假“除了平时工作10小时外,几乎每天都要工作到凌晨,虽说公共假日工作会有补假,但我在那里工作了9个月,共在12天的公共假日上班,但公司至今一天补假也未给过我。”她说,忍无可忍下,她在今年3月提出辞呈;每月基薪只有500令吉外加佣金,每月平均收入仅1500令吉,扣除每月390令吉的培训费及公积金,根本所剩无几,根本无法负担9000令吉的违约赔偿金。她指出,她尝试与公司协商却遭指责及恐吓;无奈下,她只好找李映霞求助。3壮男喊打喊杀警监督对话会李映霞说,她接到投诉后,于3月24日在服务中心安排一场对话会;但当天情况并不愉快,僱主带着3名疑是“阿窿”的壮男上门,才见面就大声斥骂其助理,态度极不友善,埸面充斥火药味,一度需要警方上门监督调和。她指出,一名自称是老闆的黄姓女士,带着两名同是公司董事的同事来到她的服务中心,随行还有3名壮男。“我向她们索取卡片,她们不给,要求她们签到也拒绝,我根本无法确定她们的身份。”她说,为了获得保障,其助理录影,3名壮男见后即“喊打喊杀”地加以阻止,她只好叫警方上门监督对话会的情况。“我只是希望僱主及员工可以协商,寻求最合适的解决方案。”但黄小姐坚持要黄慧秀赔偿9000令吉,大家最终不欢而散。李映霞将在本週带黄慧秀前往劳工法庭投报,同时也会向贸消部反映,指这家美容院公司的合约违反人道精神。美容院回应获同意才签约黄慧秀口中的“Miss Ng(直译黄小姐)”,原名为吴素欣。据吴素欣接受《》电访时指出,工作合约是黄慧秀亲自检视,并获得她同意后才签名。至于离职的风波,吴素欣坚持黄慧秀获得其他公司高薪挖角,而且公开在公司怂恿另外4名同事跳槽。投报劳工庭遭恐吓僱主拒付EPF对话会当天,还有4名欲辞职的员工也有出席。黄慧秀声称,这些同事是因为被合约约束而不敢辞职,因此也一同前来了解情况,希望可以恢复“自由身”。“对话会结束后,我们回到公司再进行另一场会议,黄小姐责骂我煽动其他员工离职,说我被人高薪挖角,现在要带其他同事一起离职。”男顾客毛手毛脚黄慧秀重申,根本没这回事,她是因为不满公司的制度才要离开。僱主知道她将把事件带上劳工法庭后,亦出言恐吓道:“既使你官司赢了,我们还是有办法私下向你讨回这笔钱。”她因为害怕,已向警方报案。她称,雇主说将不会付她公积金,同时将她列入黑名单,可禁止她出国。针对有男顾客毛手毛脚,黄慧秀说,这是大部份同事都面对的问题,但其实公司并没有指示员工这幺做。黄慧秀认为公司7项不人道条款1. 员工不被允许在公共假日休假。公司将以补假作取代,但在她工作9个月期间,共有12天的公共假日工作,她一天补假也没有。同时公共假日工作也没有双薪福利。2. 年假10天,但住在员工宿舍者无法享有年假。3. 每週休一天,旺季每个月仅休两天。4. 合约期间怀孕,需赔偿公司1万8720令吉兼马上终止合约。5. 每月需从薪金中扣除390令吉的信托基金,作为两年不辞职的信托。公司向黄慧秀的解释是,这笔钱是公司提供的培训费用。6. 未满两年离职需赔偿9000令吉的违约费。7. 合约期间怀孕需赔偿近2万令吉。‧2011.04.04